中国会计学会
中央政府门户网
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
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委员会
政府会计国际比较研究网
公共预算与政府治理网
首页 > 政府会计改革 > 正文
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方案获深改组通过,将摸清中国百万亿“家底”
更新时间:2017/6/28 0:06:47
     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举行,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方案》。
     深改小组会议指出,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要客观、真实、准确地反映我国企业、政府、住户等常住机构部门所拥有资产负债的规模、结构,为提高宏观调控科学性有效性提供统计服务保障。
待工作方案正式落地,中国资产负债状况将有官方权威口径,国家和地方“家底”状况也将随之呈现。对于债务风险、金融风险等,国家应对能力如何,通过资产负债表将有量化评估。
     《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方案》由国家统计局牵头推进,目前已经在北京等11个省市部署编制试点工作。此外,国家统计局还试编了2013年全国资产负债表——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尚未从公开渠道见到上述资产负债表。
政府资产负债表是其中重要一环。由财政部牵头推进的“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包括政府资产负债表)也在进行中,到2015年底,全国所有省本级和1900多个市县区参加了政府综合财务报告试编工作。
 
     工作方案获通过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的要求。此后,这项工作一直由国家统计局牵头推进。
今年3月底,主抓该项工作的国家统计局时任副局长许宪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家统计局已经做的工作包括:一方面,研究了资产负债核算国际标准和有关国际组织编写的操作手册,召开了资产负债核算国内和国际培训会议,为我国实施国际标准和借鉴发达国家的做法积累了经验;另一方面,国家统计局与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个国务院部门合作,在北京等11个省市部署编制资产负债表试点工作,通过组织试点,加强对试点地区工作的指导和检查,着力解决编制资产负债表中的技术难题,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编表经验。
据了解,国家统计局利用已有的联网直报企业资料、经济普查资料、部门行政记录资料和财务资料以及金融市场数据,已试编了2013年全国资产负债表。
     由国家统计局牵头的这项工作,最终获得深改组的审批通过。深改小组会议指出,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要坚持真实准确与审慎核算相统一、整体推进与分步实施相结合、国际标准与我国实际相协调的原则,明确基本分类,规范基本表式和编制方法,客观、真实、准确地反映我国企业、政府、住户等常住机构部门所拥有资产负债的规模、结构,为提高宏观调控科学性有效性提供统计服务保障。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通过国家资产负债表,能比较清楚地掌握债务风险、金融风险,以及国家应对能力。
许宪春曾表示,编制资产负债表对于摸清国家和地方的“家底”,全面反映资产配置情况,以及加强国民财富和风险管理等都有重大意义——能为科学调整资产规模和结构提供基础信息;为科学调整负债规模和结构、防范和化解地方债务风险提供依据;为科学调整国民财富的部门分布结构提供基础信息;根据资产负债表,能计算杠杆率,判断其是否合理,以便采取措施避免过度杠杆化。
 
     技术难题有待解决
 
     杨志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编制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过程中,居民家底数据容易掌握,最难的是政府资产负债表。其中有很多技术难题待突破,比如政府资产、负债的边界在哪里,哪些应该统计进来;像很多资产,如自然资源没有市场价,如何去估价;还有土地等资源,市场价值波动较大,如何估价也是个问题。
     去年4月份,许宪春带队去广东检查指导资产负债表编制试点工作时强调,编制资产负债表要解决三个关键问题:一是资产和负债的范围界定。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界定资产和负债的范围,做到既符合国际标准又具有可操作性。二是估价问题。要参考国际估价方法认真解决金融资产、股票、固定资产、自然资源及无形资产的估价问题。三是资料的来源问题。要加强部门协作,全面、准确地收集各种资产、负债和价格等资料。
     去年12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披露的人大预工委关于建立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情况的调研报告显示,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进展顺利,但改革推进中存在基础工作不够扎实和制约改革的体制性机制性问题,一些技术难题也要加以重视和解决。
报告披露的具体问题有:公共基础设施会计数据难以获得,有些市政道路、桥梁等,没有明确管理部门,只有实物量,没有价值量;行政事业单位的土地使用多数属划拨取得,重置成本较难找到合理的市场价格,如在固定资产清查时,有的行政事业单位对于划拨取得的土地使用权以1元的名义价入账等。
     此外,人大预工委调研报告也指出,政府负债披露机制有待健全,对或有债务的确认和披露也需要研究。如,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主要承担政府公益性项目投融资功能,还有自来水、公共交通、供暖等市政企业多靠政府补贴运营,这些企业债务是否要在政府债务中加以体现。
     目前,已经有多家研究机构对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进行测算。如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2015年披露的数据显示,2007-2013年,国家总资产从284.7万亿元增加到691.3万亿元,国家总负债从118.9万亿元增加到339.1万亿元,净资产从165.8万亿元增加到352.2万亿元。
     结构上来看,2013年,居民、非金融企业、金融机构和政府总资产占国家总资产之比分别为29.4%、30.3%、27.4%和12.9%。
     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当时认为,当前中国的资产负债表的结构风险,主要表现为期限错配、资本结构错配以及货币和资产错配。其中期限错配问题主要反映在地方资产负债表中,虽然我国地方政府总体上不存在清偿力问题,但资产负债表的流动性风险是比较大。
 
来源:今日头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政府会计研究所©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南湖南路1号
联系电话:(86)27-88386515    E-mail:zuel@yah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