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计学会
中央政府门户网
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
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委员会
政府会计国际比较研究网
公共预算与政府治理网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王雍君:让供给侧导向的财税改革走上正轨
更新时间:2016-12-2 11:25:24
更新时间:2016-8-14 22:53:37
2016-06-18 08:17:06 来源: 金融时报
     走上正轨的财税改革可以并且应该为当前经济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更大贡献。这样的改革应从制度改革和政策改革两个方向上协调推进,并锁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个关键环节。
     就“去产能”而言,财税改革应致力于识别失败或无效的政府投资项目,尽快将其从预算中剔除出去以及全力阻断预期的“坏项目”进入各级政府项目数据库、最终进入政府或部门层次“项目预算”的通道。许多政府项目都具有加剧产能过剩的倾向。对于这些项目的事前可行性评估、事后的识别纠错机制,应尽快纳入各级政府和部门的财政决策程序与机制。将投资决策的反馈和纠错机制,制度化地纳入其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过滤和淘汰“坏项目”的效率与速度,对于“去产能”至关重要。相关的改革还应包括大力清理整顿包括贷款贴息在内的企业补贴。许多补贴经常不适当地与扩大产能的因素挂钩,比如销售额与产值。对产能过剩行业的政府采购与购买,也应十分慎重,避免向这些行业和企业发出错误信号。毕竟,政府需求不代表真正的市场需求。尤其重要的是,需要系统矫正政府财政职能与市场调节边界。大量的产能过剩与财政职能的“越位”和“缺位”紧密相连。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是:越是政府干预程度高的行业,产能过剩越严重。如何真正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关于“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依然是一个有待妥善应对的巨大挑战。
     指向“去库存”的财税改革,除了上述举措外,最紧要的莫过于以下几点:(1)从侧重给钱(补贴和税收优惠)转向侧重给订单,即根据政策导向和采购需求,将规模和增长巨大的政府采购,锁定给那些真正优秀、具有强大市场前景的企业,将其纳入“政府合同商”管理体系,包括事前的资格管理、事中的评标管理和事后的验收管理;(2)区分税收优惠与直接补贴的合理边界,前者应侧重支持具有广泛外溢效应的创新———比如高性能电池的开发利用,后者侧重支持外溢范围相对有限的创新———比如改进汽车发动性能;(3)推进第二阶段的增值税改进计划,使那些主要通过无形资产(广义知识)创造价值的行业与企业,在“进项税抵扣”方面,不至于遭遇歧视性待遇,那些大量购进或占用大量有形资产的行业也无法占到便宜;(4)在确认合理且必要的前提下,尽量运用企业所得税、而不是流转税实施优惠,因为前者只与投资、后者只与产出存在直接关联。此外,评估现行财政支持措施在多大程度加剧了过剩库存也很重要,此类举措应尽快退出。
      针对“去杠杆”的财税改革,应聚焦于对地方政府显性和隐性债务的严格管控,至少应考虑以下举措:(1)建立真正的“全口径债务”,并将其真正纳入年度预算程序和中期财政规划([2015]国发3号文)的约束之下;(2)警惕当前新一轮的、变相的地方债务热潮,主要是地方政府在经济低迷和财政困难的背景下,通过建设新的融资平台(有种种包装)甚至滥用PPP进行隐性融资,其风险和后果不容低估;(3)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政府,均应尽量避免“借新债还旧债”之举措(债务置换等),此类举措最多只应作为权宜之计,因为只不过是推迟而非真正解决问题。此外,特别紧要的是,需要将主要集中于国有企业、国有金融机构和物资储备等方面的“准财政负债”,纳入管控视野,包括未弥补的显性和隐性亏损、未加以资本化(会计上记作政府投资或实收资本)的政府注资、对资产损失的核销等。这些准财政负债最终由全体纳税人买单,但纳税人或其代表对此几乎一无所知。与回避或隐藏问题相比,正视问题更为可取,包括促进这些信息的充分披露。
      至于“降成本”,最重要的财税改革举措如下:(1)通过推进“低成本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建设,在不损害政府正常职能的前提下,在系统提升政府体制效能的基础上,大幅降低宏观财政负担,包括精简机构和冗员;(2)大幅降低企业与政府打交道的成本———社会交易成本,这类很少受到关注的间接财政成本在企业成本结构中的份额,实际上远高于想象;(3)推进走上正轨的财政法治建设,尤其应阻止行政部门向企业(和公民)自行创设财政义务的种种作为,包括直接财政义务(比如缴纳非税收入)和间接财政义务(履行非税收入缴纳义务的时间和资源耗费)。真正的法治国家,才是帮助企业降成本的最大希望,长期而言更是如此。
     “补短板”的供给侧财税改革,应侧重于消除或抑制行政垄断和不公平竞争。所有的财税支持性措施,包括税收优惠、财政补贴和政府投资,均应一视同仁地让民营企业甚至外资企业公平分享,对国有企业的特殊庇护不仅会加剧垄断,也妨碍公平竞争环境的形成,而公平竞争正是市场经济的基石。这种真正的国民待遇也应扩展到产品与服务层面。原则上,无论进口还是国产,所享受的财税政策不应造成歧视和偏见。这些举措,不仅是市场经济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包容性增长战略的关键一环。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政府会计研究所©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南湖南路1号
联系电话:(86)27-88386515    E-mail:zuel@yahoo.cn